第10:艺说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一位上海爷叔在奉贤的精彩生活
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贤城雅人余謌
一位上海爷叔在奉贤的精彩生活
  余謌,似东海日出的一缕霞光,会让你期盼和兴奋,充满真情与快乐;像杭州湾畔的铁沙,大浪淘沙,不怕污染,与足亲吻总是软绵绵的舒坦;如金汇港口的海湾老渔船,出海远航,有讲不完的故事,能盛下海里“虾兵蟹将”;也是滩涂上一片芦苇,默默无闻,从不争艳,随时等你需要时采撷………

  ——田夫

  □记者 何 芹

  在来奉贤生活之前,余謌是一位业界知名的室内及商业空间设计师。在奉贤的这几年,从海湾的“壹号营地”到“术界创意园”的蓝房子,设计师余謌已经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多面手。朋友玩笑间数一数,余謌身兼的职业竟有二十余种,设计师、策展人、木匠、涂鸦师、画家、音乐人、厨师、花匠、主持人、咖啡师、公众号编辑、作家、校外辅导员、舞美设计、灯光师、调音师、电工、服务员、清洁工……奉贤丰富了余謌的生命体验,余謌也以自己的荧荧烛火,照亮奉贤的文艺一隅。

  壹号营地 海边的乌托邦

  “上海海湾,海马路上的壹号营地(海马路艺术风情街),这里美得像诗一般,我所知,除了壹号营地、海湾路文化艺术一条街外,这里隐居着音乐家、画家、诗人、小说家、摄影家等各类文化人,这里是世外桃源,是艺术人的心灵家园。也许是在海边,我在这里七年,经历着这里的春夏秋冬,这里的春,一片复苏的绿让你有勃然欲发的冲动;这里的夏,鸟虫齐鸣而无他音;这里的秋,那是色彩斑斓而又金黄一片;这里的冬,远离了热岛的水泥丛林,经常看得到鹅毛大雪的飘飘。”纸短情长,2019年,已经从海湾壹号营地搬到位于金海公路术界创意园蓝房子(燮艺术馆)的余謌,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里,用二十篇文章,回忆留下这位上海爷叔的海湾四季和他为之挥洒过艺术激情的壹号营地。

  作为集艺术展览、先锋音乐、独立电影、实验戏剧、艺术创作等为一体的创意产业园区,位于海湾旅游区海马路上的壹号营地,2012年开营,曾占地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6000-8000平方米,一度有9个艺术类别的展厅,同时入驻的艺术家工作室有近20个。2018年,因为多种原因,包括余謌在内的不少艺术家工作室陆续搬离。

  回到2012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余謌到新场古镇看望朋友老羊,聊起他在奉贤海湾要做一个艺术区,就约好到海湾旅游区看看,一看之下就爱上那里的风景,也没犹豫就拿下中意的空间,成为壹号营地最早入驻,且唯一每年365天开门迎客的工作室。来海湾时,他还担任着美国最大养老机构Emeritus在中国的高级顾问。作为上海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做室内及商业空间设计的人,在那之前的三十多年里他曾设计了多个著名大型的商业空间、饭店、宾馆。海湾的涛声留住了余謌,也让他经历了巨大的人生转变,从努力实现投资方的想法,到自由挥洒诠释自己的文创空间和艺术愿景。

  设计师本色当行,但在壹号营地,余謌的Q空间和文艺派沙龙,空间设计与他之前作为商业设计师的作品可不太一样。很多来过壹号营地余謌空间的人,都感觉很好,但又觉得似乎没有精心设计过一样。余謌说,为自己做设计,就尽量少一些“设计”,多一些艺术。且空间设计要为功能服务,Q空间和文艺派沙龙,要同时举办展览、酒会、室内乐、诗歌会、书画交流、文艺派对等多种活动,这就要求它的动线设计必须合理,要让各种功能得以在同一空间很好的应用。“合适的即合理的”,这是余謌的另一种设计观。从设计师到木匠,余謌的第一个身份转变颇有戏剧性,不少朋友“笑话”他,怎么越混越差,而余謌自己对这一身份转变和后来一系列的身份转变却甘之如饴。一天,余謌看到壹号营地的灵魂人物老羊在做书架,做得有模有样。想到自己的空间还缺不少东西,“为什么不自己做呢?”当这个想法涌上心头,余謌也无意中成了木匠,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做出了不少东西。吧台、花坛、座椅……都是余謌亲手打造,这让余謌颇有成就感,在市中心还需要常常到健身房锻炼身体,在自己的文创空间,干活就成了最好的健身。

  画笔重拾 策展人永远在路上

  入驻艺术园区的画家不少,看着他们画画,余謌忍不住也心痒痒。在做设计师之前,余謌曾在电影院画了十年电影海报。刚来奉贤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知道余謌曾经的画画经历。少年时,余謌经沪上国画家陈世中介绍,师从油画大家万福堂。不仅有扎实的油画基础训练,也曾因缘结识邱瑞敏、夏宝元、廖炯模、俞晓夫、刘耀真、宋韧、赵胃凉、哈定等知名画家,不同程度上受过他们很大的指导。余謌从交大工业设计专业毕业后就很少画油画了,职业转换为设计师,平时画画效果图。

  时隔多年后重拾画笔,余謌先是成为了“涂鸦师”。在壹号营地工作室一面原本光秃秃陈旧不堪的墙上,余謌画了一个墙洞,装上一个模特的腿部,模特穿着余謌的牛仔裤、袜子、球鞋,像正在爬进这个墙洞。因为太逼真,有人想踹“余謌”一脚,助力他赶紧爬进去,有人又想拽着“余謌”的腿,把他赶紧拖出来。“涂鸦在行动”曾是余謌和营地共同推动的一个项目,目的是为壹号营地制造浓浓的艺术气氛,让喜欢涂鸦的人可以在这里自由表达。小朋友们受限于居家环境,来营地就可以实现自由涂抹,大学生们则通过画作留下自己的思想,不少艺术家更是赤膊上阵,在营地留下自己的涂鸦作品。余謌则常在需要制造些气氛的地方涂抹一番,如曾在废旧的模特身上涂上草间弥生的波点,既变废为宝,又丰富了园区的内容。有意思的涂鸦,也曾成为不少人去壹号营地打卡的理由,日积月累,营地后来就有了艺术园区特有的气氛了。

  拾起了画笔,余謌又从一张照片、一块废弃的画布,找回了画家感觉。

  在壹号营地,余謌设计了一间雪茄房。雪茄房需要雪茄文化来充实,他崇拜丘吉尔,便找到一张比较满意的丘吉尔抽雪茄的图片。正好,倒垃圾时在垃圾堆里找到一张被丢弃的没完成的油画,捡回来,余謌画了三十几年后的第一张油画。画面中,二战的时代背景通过背景中的战火、硝烟体现出来,丘吉尔斜瞄着眼,目视着远方。余謌没有画眼珠,但看上去却很有神,丘吉尔抽着雪茄,飘出的烟雾和背景的战火硝烟融为一体,互为呼应。三十多年没有拿过油画笔的余謌,一旦拿起笔来还是挥洒自如,犹如当年。“一个朋友看中,带走了。我只能再画一张了。”余謌不无遗憾地笑道。

  在做设计师的时候,余謌的职业和画画很接近。这让他有更多机会了解过去不曾接触过的其他流派,几乎把绘画的各个流派了解了个遍。而他在电影院工作期间,每个星期都可以看二到四部试片或内部电影,几乎观摩了电影的各个流派。之后对各小说流派、话剧流派都不同程度的涉猎和观摩。现在,余謌对艺术各流派都很能接受,不会因自己的风格、喜好而接受不了其他流派,反而更能融会贯通。

  在奉贤,做策展的私人机构凤毛麟角。扎实的绘画训练基础,多流派的审美,这让“策展人”余謌得以游刃有余的胜任。但策展人之路远比余謌之前想象得复杂。一开始以为画展就把绘画作品挂到墙上,实际操作下来,余謌需要先做策划、计划,要做广告设计、展厅布局设计,要做灯光布置、布展,甚至有时还得写前言,担当开幕式的主持,一切亲历亲为。

  在壹号营地,余謌先后策展了长春艺术设计学校教师作品展、戚弘画展、王耀华苏州河系列作品展、陈迪&侯庆峰油画展、王耀华&张鹏写生巡展、姜彦工笔画展、侯庆峰的写意油画、杨土当代艺术展等。在术界创意园,策展了刘向久、李向鹏、侯庆峰、裴京哲等不少省级书画院的画展。2017年12月16日至25日,余謌还与壹号营地园区共同策划了“海马艺术周”,开创了在奉贤同时举办四个画展两场拍卖会的先例。这些现当代艺术在余謌的引介下登陆奉贤,极大地活跃了奉贤的艺术氛围。

  音乐在余謌的生命中和绘画、设计同等重要,在壹号营地和现在的蓝房子,余謌每年组织的大大小小的音乐会、沙龙,大约有十几场。受其父亲影响,余謌从小学习二胡,14岁的余謌就开始为班级的舞剧剧本作曲。热爱音乐的父亲,有自己的业余乐队,缺人时余謌也经常混在乐队里和他们一起演出。

  在奉贤,余謌与住在海湾的荷兰雕塑家皮特(Peteruna)、来自意大利的马龙(Manuel),三人分别演奏二胡、低音单簧管、长笛,共同组建了“震动的爱好者”即兴音乐组合。组合做的音乐与传统音乐最大的区别在于即兴演奏,不定主题,靠在演奏中灵光乍现的感觉,借助各自的音乐修为来表现音乐,每一次的演奏就是一次新的创作。“音乐家”余謌就由此出发。如今,皮特也搬到术界创意园附近,与余謌比邻而居,蓝房子里仍然常常响起这个国际组合的自由的音乐。

  关于音乐形式的探索,余謌并没有止步于自顾愉悦。现在,每个周六,蓝房子里又试验了一种新的音乐形式“品歌汇”。人生海海,用音乐交换故事,每期品歌汇邀请不同的嘉宾,除讲述自己故事外,还演唱一首能表达故事情绪的歌曲,或者邀请专业的歌者演唱。上海第一批援藏干部的援藏故事、对越自卫反击战场上牺牲前请战友代交5元党费的奉贤英雄儿女故事、双目失明仍坚持追求光明人生的诗人……音乐升华了故事,也用故事长养奉贤精神。只有“音乐家”余謌,做音乐会是远远不够的,布景、灯光、音响、舞台搭建等,演出时还得兼舞台监督、调音调光师等等,这些“职业”都得余謌一人承担。

  花匠,是余謌又一个美好的职业。朋友从美国归来,聊起在美国有玫瑰碗橄榄球赛、玫瑰花车巡游。聊的过程中,余謌就提议何不也将玫瑰作为壹号营地的文化符号,大家一致赞成。几天后余謌在朋友圈发起倡议,动员大家捐款,没想到一下募到三千多元。就这样余謌买了第一批玫瑰花,在奉贤本地不少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玫瑰花悉数种下。此后,养护玫瑰花就成了余謌的活。以花为媒,海湾的玫瑰花越种越多,还办了好几届玫瑰文化节。如今的蓝房子外,几株从海湾移植过来的玫瑰,依然静静陪伴。

  壹号营地距离海湾的大学城很近,大学生为营地带来了生气。当时,不少大学城的老师把营地当作校外课堂,经常带着学生来上课。上师大、旅游学院还授予余謌的文艺派为“校外创业实践基地”,文艺派也荣获区里“创客咖啡”的授牌。远在吉林的“长春艺术设计学校”也将校外的教学基地放在了壹号营地。团市委也将余謌的艺术空间定为4A级的“青年中心”。余謌还经常被邀请到学校做做评委等工作,学校老师带学生来的时候,余謌就自然变成了校外“辅导员”。令余謌特别感动的是,一位上师大的戴维老师免费在艺术空间提供英语口语对话服务,余謌搬到术界创意园,戴维老师也将英语角搬到蓝房子,依然免费为公众开放。

  蓝房子在不举办画展、沙龙的时候,就是一间艺术咖啡厅,余謌做的咖啡总是能吸引一群粉丝定期光顾。除了咖啡师,余謌还是一个大厨。无论是壹号营地还是蓝房子,余謌的空间都是开放的,各界朋友隔三岔五来访。余謌很喜欢做菜,不少朋友都是冲着余謌的保留菜式而来。

  不少朋友惊诧,原先壹号营地余謌空间的东西怎么就神奇地出现在蓝房子,且在重新组合下又别有一番味道?这是化身“搬运工”的余謌,用三轮车,每天搬一点,连续四个月蚂蚁啃骨头的成果。这种方法很好,既保证了艺术品在搬家过程中不乱、不破损,也让余謌在搬运过程中对艺术品的归置、摆放有了更多的思考,最终形成了今天蓝房子“燮艺术馆”特有的艺术气质。余謌说,艺术家最大的激情,在于自己的想法能成为现实,而他们常常为之不计付出。人事有代谢,因为往来而成古今,当人生所有的事故,都成了故事,多面手余謌,依然坚守在他的艺术空间,坚持策展、做文化沙龙,不断探索新的文创形式,也在随时开创新的“职业”。最近,余謌又开始在公众号上连载自传小说,试图用记录抵抗因为遗忘带来的“虚无”。余謌的新职业“作家”,又一次得到朋友们点赞认可。金海公路上术界创意园的蓝房子里,常常亮着烛光,那里有随时可看的画展、随时可品的咖啡、一位随时等候着的上海爷叔余謌,以及他那始终饱满的艺术热情和说不完的人生故事。

  余謌是凡人,是一位多艺多才“上海爷叔”,也是“敬奉贤人,见贤思齐”文化人的榜样,在奉贤这快土地上,是显少了不是多了,我们期待出现更多这样的凡人,这样的“上海爷叔”,这样的榜样!

  (本版策划:潘玉明)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经文综合
   第03版:民生透视
   第04版:社会视窗
   第05版:公益
   第06版:城运中心
   第07版:专版
   第08版:古华风
   第09版:月末版
   第10版:艺说
   第11版:人物
   第12版:拍客
贤城雅人余謌
上海奉贤报艺说10贤城雅人余謌 2020-07-31 2 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