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古华风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2月14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心慌了 心暖了 心定了
  ■ 李国利

  曾经无数次见面,唯独这次见面,让我心生怜悯,泪眼朦胧,让我感动。

  我认识她,她也认识我,我们认识已经好多年。可是,我们彼此却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每次的见面,她都叫我阿弟,而我总叫她阿姨。

  元宵节那天中午12点多一点,我下楼取报纸。刚走进楼下报箱室门口,往里面那个墙角一看,小区的保洁阿姨半躺在一张椅子上打瞌睡,旁边放着一份盒饭,还没有吃。

  阿姨是累了。阿姨整个春节期间都没有休息,已经连续工作21天了,她一个人负责小区13幢居民楼的保洁卫生,新冠病毒发生以来,保洁、消毒、帮居民收垃圾等等实在是太忙了。

  我恨自己在这个时候吵醒了阿姨。

  这些日子,小区变了,变得出奇的静,大白天,从地面车位到地下车库,都停满了车,但却很少看到人的走动,大家都安静地待在了家里,小区里挂上了一条条写着抗疫口号的横幅,小区四个进出口封掉了三个,唯一留着的一个门口除了保安,还来了几个穿着防护衣的白衣人,他们坚守整天,为进入小区的每一个人量体温。待在家里,就能听到穿着红衣服的志愿者拿着高音喇叭不停地叫着“不要出门,出门要戴口罩,要勤洗手”的声音。小区白天开放,到晚上十点以后就全部封闭了。妻子不知从哪里听来的,用保鲜袋灌了水,把家里所有的地漏和每个水斗的下水口都盖住,说是这病毒会从下水道出来。

  面对此景,我的心慌了。我慌得不敢出门,慌得看见陌生人从对面走来会害怕,慌得洗手成了我每小时的工作。

  儿子在市区的一个街道工作,整个春节都在为抗“疫”的事忙碌着,儿子从初中开始就一个人在外读书,我就从来没有担心过他。然而这次我却为了他忧心忡忡,晚上睡不好觉,不时打电话、发微信,叮嘱他一定要当心点。而儿子每次都会很轻松地安慰我说:“老爸,不要紧的,我体质好,不会被传染,再说这工作总要有人去做的,再熬段日子就好了。”

  儿子的话是对的。其实他只是亿、万人之中的一个。

  年初二那天,上午家里接到一个居委会的来电,主要询问家里有没有外来人员,家里如果需要什么帮助可以找他们,或者可以通过小区楼梯口贴出的告示找物业。中午一个朋友知道我身体不是很好不便出门,他特地到乡下自己家的田里割了好多新鲜的蔬菜,送到我家里。下午,物业的工作人员上门,也是询问家里有没有困难需要帮助的事情。傍晚时保洁阿姨上来把我家门口的走道用水拖了一次,走的时候,帮我放在家门口的垃圾一起带走。一天之内,受到四次关爱,那种暖意让待在家里的我胸口一阵阵涌动。

  待在家里还要想些什么呢?其实,自从疫情发生以来,我们待在家里的人一直是被关怀、被保护着的。政府要求我们待在家里就是为了不让我们被感染,不让病毒蔓延,小区封闭管理、量体温、保洁阿姨为了小区的卫生那么辛苦的连续工作21天,从买口罩到买蔬菜政府接连出台的便民措施等等,都无一不是为了关心我们老百姓而为。

  待在家里还能做些什么呢?前些日子,我在微信上看到了一些信息,心里头有点乱麻麻,其实有些信息并没有经过证实,有的后来被确定是谣言。我在朋友群也看到了一些牢骚、怨气的话,也许是因为焦虑,也许是因为受了一点委屈。但在这国难当头,不管怎样,母亲病了,她的孩子是不应该再添乱的。妻子这几天很忧虑“返程潮”的事,我说,老百姓能想到,政府也一定能想得到,要相信政府会有好的应对办法。

  今年的中央台元宵节晚会,是在没有一个观众的情况下举行的,晚会悲壮、激情、动容。主持人在晚会结束时的一句话非常地振奋人心:“在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全国人民已经向新冠病毒发起了总攻”,这句话催人奋进,让人安心。“摧伤虽多意愈厉,直与天地争春回”,坚信这场抗“疫”战争的胜利,已经为时不远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经文综合
   第03版:民生透视
   第04版:社会视窗
   第05版:贤城法治
   第06版:公益
   第07版:公益
   第08版:古华风
武汉加油
最美的眼神
武汉 你让 我们锥心地疼
心慌了 心暖了 心定了
上海奉贤报古华风08心慌了 心暖了 心定了 2020-02-14 2 2020年02月14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