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古华风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1月14日 星期二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看看那冷雨
  ■ 鲁北明月

  窗外,再次响起雨声,轻轻敲击着雨棚。声音并不十分真切,窸窸窣窣,如清晨麻雀的脚步滑过。

  开窗,雨声于是变得清脆,和冷冷的水气、自然的气息一起飘进房间。雨滴在城市的灯下闪亮而过,变得逶迤温柔且透着暖意。我把手伸出窗外,一滴雨水倏然落下,又四散开来,有些湿润仿佛溅到脸上,一股寒意从指尖直传到心里。

  这是一场冬天的冷雨,不急不缓,冷冷而且执着地下。因为这冷雨,世界的繁华仿佛打了折扣,仍然有行人、车辆以及霓虹,然而一切都仿佛变得匆忙,在匆忙之中找寻一个温暖而干燥的世界。

  因为这冷雨,连绵数日的冷雨,不急不缓,冷冷而且执着地下,我取消大多的户外活动,然而有一项活动不能不参加,亲戚中一位老人在这冷雨之前悄悄离开了我们。我从年底繁忙的工作中抽身出来,参加他的身后事。事情办得隆重而且铺张,我理解这是一种对逝者的敬意,当然我无法了解这对逝者的真正意义。在数度来去的行程中,我总是去看飘着的冷雨,在车窗上汇成不规则的小溪,仿佛永远休止,但一个生命悄悄终止了——或者在另一个世界继续行进。

  如果真有一个不为生者所知的世界,或许只有冷雨,无所不知。它从我们之上的什么地方来,又沉入我们之下的什么地方去,似乎为只打通不为我们所知的、之上和之下的另外两个世界。

  冷雨不急不缓,冷冷而且执着地下,努力营造一个可以表达悲伤或者洗刷灵魂的氛围。这种暗示过于遥远,理解的人应该寥寥无几。逝者已逝,生者仍要继续,继续一种灯红酒绿的奢华追求,就像窗外无尽的苍穹仿佛有无数双神秘的眼睛看着我们,而我们若无旁人或者苍白无助。我们按生者的意图去给死者创造一个纸醉金迷的奢华世界,是因为我们无法拒绝这种奢华,这是我们在物质世界里的永恒追求,即使有冷雨执着地下。

  老人生前淡泊朴素。在我的印像里一杯黄酒、一包纸烟几乎已是他的最大享受,事实上在生前近一年的时间里,他已远离一切人世的喧哗与躁动,生命的内容只剩轻轻的呼吸和静静地沉思。原谅我这种唯美的表述,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一段时间去思考生命的意义,这是个基础性的前提,只是我们却大多放在生命的最后时间进行,甚至无暇进行。

  生命的来去我们往往将其与宗教或某种神秘意义相系,然而生命中存续过程中我们抛弃一切宗教和神秘主义,将其看作一个物化的简单过程。世界变得奢侈,人性却更加贪婪,在这细细的冷雨里,我不知何处又有爆炸,何处又有杀戮?有多少生命在颂歌中诞生,又有多少生命在颂歌中离去?

  事实上这些问题大多不必思考,我们都意识到生命太过短暂,享受青春,享受生活,关爱生命,善待自己不都是我们的时髦吗?皱着眉头思考生存还是死亡这个问题的,千百年来,为数不多,几乎只有一个著名的哈姆雷特。还有一个贾平凹,他游历乐山时写一对联:

  乐山有佛,你拜了,他拜。

  苦海无边,我不渡,谁渡?

  于是现在,唯有冷雨,不急不缓,冷冷而且执着地下。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经文综合
   第03版:民生透视
   第04版:社会视窗
   第05版:公益
   第06版:开大
   第07版:公益
   第08版:古华风
女将军为我颁奖
彩霞味的柚子
残雪迎春
滨江的孩子
看看那冷雨
上海奉贤报古华风08看看那冷雨 2020-01-14 2 2020年01月14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