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古华风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11月08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醉在罗布林卡午后的甜茶中
  ■ 胡 晏

  “蜜蜡手串,要吗?”

  快到罗布林卡北门时,不知从何处蹿出一位藏族妇女,操着生硬的汉语同我搭讪。我向来对手串佛珠之类不感兴趣,便摆手说不要。不出意料,你让她走,她一定不走。那个藏族妇女还是一路跟着,又从她小包里掏出一串佛珠,低声地对我说:“这里面不让卖,都是最好的,外面要好几百呢!”

  约好了四点去尼泊尔领事馆取签证,时间尚早,我决定看看她的东西,耗掉点时间。说真的,她的东西还真不错。以我个人的审美角度看,那串蜜蜡手串,拙而不俗,比起那些地摊货,确实好了许多。她也不着急做生意,边给我看货,边陪我聊天。我了解到,她名叫尤宗,也不是这里人,来自四川甘孜,丈夫在这里打工,自己靠卖手串,赚点小钱。最后,我也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把价格谈到二百,买了两串。

  为了不耽误她做生意,我识趣地劝她先走,可尤宗突然很豪爽地邀请我到她朋友店里去喝茶。有时候也真佩服自己的胆子,竟想也不想地答应了。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女人不像是坏人——到了那儿顶多先问清楚价格。

  从北门出来,尤宗朋友的茶馆就在路对面。这家店的生意很好,许多藏族朋友围坐在树荫底下悠闲地喝着下午茶。屋外已经没有空位,我俩钻进了店里。

  尤宗带我过去喝茶,老板娘的态度显得格外亲切,她招呼我俩落座。

  “喝酥油茶还是甜茶?”还没等我开口,尤宗很关切地说,“酥油茶你们喝不惯,会拉肚子,喝甜茶吧!”

  “行啊,但是这茶钱我请。”

  “这怎么行,到了你那里,你请。在我们这里,怎么可以你请呢?”

  我拗不过,也不推辞。尤宗提来了一个小热水瓶,在杯子里满上了藏式的甜茶。藏族的酥油茶,我喝过,里面有酥油,略带咸味。而藏式甜茶,我还是第一次喝,那味道有点像奶茶或麦乳精,只是略微清淡了一些。

  甜茶好喝,时间也过得很快。尤宗不停地给我续茶,我也夸赞藏族妇女勤快……罗布林卡的午后阳光明媚,使人很容易打开话匣子,这使我们能够像朋友一样聊天,而全无任何障碍。真愿意一直坐下去,但约定的时间到了,我谢过了老板娘和尤宗,和她俩告别。

  顺利地取到了签证,我急着往回赶,却看到了驶过的24路,便临时决定去趟哲蚌寺。本以为24路车站就在拐角处,没想竟折回了尼泊尔领事馆。我突然发现尤宗正静静地站在领事馆对面,心里纳闷,她在等谁呢?

  我走到她跟前,急于询问车站位置。而尤宗似乎另有话要说,从背后掏出一个黑乎乎,很眼熟的东西。

  “你忘了这个。”尤宗接着说,“以为你还在领事馆里,所以我在这里等。”

  天哪!向来谨小慎微的我,今天却把自己的单反给忘丢了。如果我没打算去哲蚌寺,如果……紧张,后怕,兴奋,激动,此时的我真想上去抱住她,好好表达我的谢意。但是,能这样吗?我俩(彼此)相识只不过短短的一个多小时。

  终点又回到起点,24路车站原本就在那家茶馆的外面。尤宗显得很平静,并嘱咐我,哲蚌寺五点半关门。说完便同我告辞,径直从茶馆旁的一条岔道回家了。我手中紧握着沉甸甸的相机,目送着她远去,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激动。

  我真的醉了,醉在布罗林卡明媚的阳光里,醉在罗布林卡午后的甜茶中……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经文综合
   第03版:民生透视
   第04版:贤城聚焦
   第05版:最美公园(绿地)
   第06版:奉贤税务
   第07版:贤城法治
   第08版:古华风
   第09版:记者节特刊
   第10版:庆祝第二十届中国记者节 特刊
   第12版:记者节特刊
梦是蝴蝶的翅膀
油灯 心灯
蜻蜓小草(中国画)
沁园春·祖国颂
醉在罗布林卡午后的甜茶中
上海奉贤报古华风08醉在罗布林卡午后的甜茶中 2019-11-08 2 2019年11月08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