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古华风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7月09日 星期二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父亲
  ■ 陈美君

  我的父亲是一名木匠,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见父亲东奔西跑地干活,我清晰地记得父亲经常各家各户的干木匠活,每晚回到家时特别地疲惫。衣服上总是有灰尘,头上还时不时挂着木屑和刨花。

  金华是个盆地,每家每户人均一亩地,以种植水稻和棉花为主,单纯的依靠种田地似乎养活不了我们一家,故父亲只有在农忙时回家帮忙,平日都以木工为生!斗转星移,现在传统的木匠活已经慢慢退出历史舞台了,老家也从种棉花改种苗木,父亲也开启了打零工的后半生。

  父亲用自己一辈子的苦,支撑起了我们这个家。没有父亲就没有今天的我!

  我15岁读初三,因为需要到离家较远的镇上去读书,还要晚自修,学校统一安排住校。自此,似乎开启了与家渐行渐远的模式。高中、大学都是在异地求学。大学毕业后,恋爱、结婚、生子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目前安家落户上海,回家看望父亲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平日保持一周两次的电话沟通。

  父亲是个少言寡语的男人,仅有的爱好就是抽烟喝酒,虽然医生竭力劝说戒烟少酒,但父亲都置若罔闻,笑呵呵地说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健康着呢。不能粗鲁的剥夺他的爱好,人活一世开心最重要,勉强让父亲戒烟戒酒,只会让父亲难堪。目前,父亲每日两顿自家酿的土烧酒,3两一顿,雷打不动,做女儿的唯有每年带父亲体检一次,防患于未然!

  多少次想给父亲一个深情的拥抱,却总是在犹豫之间错过。

  前几天因为家中有事回金华一趟。面对日渐岣嵝的父亲,我隐隐意识到他已经老去。

  父亲今年虚岁67了,我希望父亲可以再活上30年。那时候,不管我是否已经被生活温柔以待,但能够肯定的是,我们还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经文综合
   第03版:民生透视
   第04版:社会视窗
   第05版:贤城法治
   第06版:贤城聚焦
   第07版:综保区
   第08版:古华风
美丽乡村
落场“阵头雨”
看花行动
莫道桑榆晚
我的父亲
上海奉贤报古华风08我的父亲 2019-07-09 2 2019年07月09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