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古华风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7月09日 星期二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落场“阵头雨”
  ■ 曹益君

  民间讲的阵头雨,其实就是阵雨,尤其是夏天的雷阵雨。常言阵头雨好过,毛毛雨难过,讲的是下雨时间长短,雨量大小。的确在从前,看天脸色的日子,落场阵头雨,的确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大凡阵头雨来之前,是要逼阵头的,是不太好过的。此刻气压很低,望出去天空灰蒙蒙的,好像罩着一层雾气;不知何处飞来的蜻蜓,成群结队,低空回旋,像是二战时“伦敦上空的鹰”;树上的叶子纹丝不动,错落着它该有的姿态;刚才还叫声冗长刺耳的蝉声,在低微断续里也熄火了;河里的鱼儿也游在河面晃悠,没了之前的活劲。屋里的人也张开鼻孔,拼命吮吸,胸脯起伏不断,像是得了哮喘,大口喘气,还是没缓过神。随着天气逐渐闷热,男人赤起膊,女人解开衣上扣,还是汗流不止;而野外田间劳作的农民,此时不再弯腰,而是拄着铁搭杆,眯着眼,仰望天空直摇头,汗水簌簌滴落禾下土。此番景象,逼得人们无话可说,只是一个劲摇头、擦汗、大口喘气。

  好长一段时间后,周边“唰”地一下,回旋一阵风,把地上的枯叶抛向天空,像是一群惊飞的麻雀。天空也开始阴暗起来,瞬间由午后变成傍晚,再由傍晚变成夜晚。这时天边隐隐听见雷声,轰隆隆,轰隆隆,声音由远及近,由小到大,人们戏言说“老天在排台子”,而边上的老人准会说“来阵头了”。

  这时树上的枝叶子不再淡定了,翩翩起舞,沙沙作响;刚才还吐着舌头,气喘吁吁的草狗,乱跑狂吠起来,散落各处的鸡、鸭也飞跑起来,速速奔向棚屋。在外闲散的老人、小孩,忽然想起家里还晒着一竹头衣裳,赶紧回去收衣服。在外田间劳作的生产队长,抬头一看天空,发觉情势不对,赶紧对社员一声令下“收谷去!”这景象像影片《地道战》里,老村长发现鬼子进村,马上指挥民兵丢下农具、操起枪支一样,大伙在队长的带领下,赶紧往晒谷场上跑去,因为那里还晒着一场地稻谷。

  不过这样的来阵头势态,不多久可能峰回路转。等到人们收好家里衣服,收好场地稻谷,天色变亮了,天空放晴了,一切都回到了原点。这叫“干打雷,不下雨”,其实老天也会戏弄人的,对此人们只能摇头一笑。但这种卯足来阵头劲儿后,更多时候一场瓢泼大雨会如期而至。

  此刻一声“落阵头雨了!”人们还没回过神来,但见一阵狂风,雨哗啦而下。开始时雨点稀疏,但很大,如铜板,接着天地间挂起一张大大的雨幕,劈头盖脑砸下来。雨水顺着沟渠、斜坡、屋檐,瓢泼而下,一时间,街面成了小河,开车行进,仿佛开了一艘轮船。而阵头雨中的风是很鬼魅的,忽东忽西,不可捉摸,此刻撑伞是不管用的,时常东倒西歪,有时一阵狂风,伞被吹开反折,人跟着伞拼命跑,让人窘相百出。

  其实阵雨中的雷声,那是人们最怕的,且不说一道金线闪亮,五雷轰顶,就拿常常听说的雷劈死人的景象,就让人惊恐万状,而且这样的人,还会莫名背上一个罪名“前世作孽”。于是听到雷声,尤其是“滚地雷”,人们是不敢怠慢的,赶紧跑向避雷处,求得片刻安宁。阵雨中,避雨奔跑是人的本能,没有雨伞,田野里扯个尼龙片遮头顶,“野鸡躲个头”也好。不过也有人在无打雷的阵雨中,笃悠悠地走,来个“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是颇有闲云野鹤之情。其实这样时刻,细细详察雨中人们奔跑的情景,也是意趣无穷的。

  当老槐树叶尖上的最后一滴雨水滴落,那是去阵头了。雨过天晴,一道彩虹挂天际,天空如洗,万物顿显精神。蝉又在树上嘹亮起来,而且益发清脆;蜘蛛又在网上攀爬,晃晃悠悠;池塘里的水注满了,引来一池草色万蛙鸣;地里的蚯蚓都爬了出来,田埂上满是的,横七竖八斜躺着,引来奔奔跳跳的蟾蜍,享受这顿美餐。最开心的是小孩,提着裤脚管,在水蛋氹里拼命踩,那快乐劲儿,如溅起的水花,飘飘洒洒;年轻的小伙则拿着鱼叉去叉鱼了,或是提着网兜去捉攻水鲫鱼;老人则在树荫下喝茶聊天了,任丝丝凉风拂过耳际。

  回放一场阵头雨,像是一个大事件,其间必然酝酿、发展、爆发、平静。见惯了自然的阵雨,那么也无惧生活的风雨了,人生要有定力,处之泰然,想想也就这么回事。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经文综合
   第03版:民生透视
   第04版:社会视窗
   第05版:贤城法治
   第06版:贤城聚焦
   第07版:综保区
   第08版:古华风
美丽乡村
落场“阵头雨”
看花行动
莫道桑榆晚
我的父亲
上海奉贤报古华风08落场“阵头雨” 2019-07-09 2 2019年07月09日 星期二